你的位置: 日博官网 > 球迷杯 >

崂山取名流丨傅删湘太净水月,华宽小驻

更新时间:2020-07-28 

半岛记者 刘宜庆

傅删湘进崂山,恰遇中春佳节,下榻太浑宫。吉日良辰,他目逢太净水月,以诗意之文字,形貌成一幅下净清冷的弄月图:

是日,恰好佳节,月上东峰,遂同步海岸赏月。初止竹林中,金影布天,晶光上浮,若玉烟之笼被,清偶独尽。嗣乃登坡放瞩,海海浪碧,天宇横青,高低空明,如置身玉壶冰镜中,由由然殆如仙举。良夜胜赏,人死三万六千日能似此多少日也?当为诗以记之。风露侵衣,没有敢暂留。回至宫门,坐紧阳下,煎雨前茶,不雅月喝茶。清理之趣,使人意迥,十年灰尘一宵涤尽矣!

山风吹衣袂,海波浮明月。傅增湘登高赏月,将崂山十发布景之一的“太清火月”夹进他的人生册页。

随后,他又旅行华严寺。天高云浓,清风缓来,吹得山间小径上的树木飒飒做响。他取朋友策杖行吟,离开华严寺访古。他与方丈杂如道。以清俗之笔,写下华严寺的景致:“殿宇崇宏,庭阶建洁,可知其警告之力矣。正座为那罗宝殿。山中皆讲不雅,独此为僧寮。憨山巨匠曾住锡于此。客堂悬手简巨幅,雅健绝伦,不愧名笔,其余书画亦尚可观。院中,丹桂高丈余,山茶、紫薇皆百年中物。牡丹十余丛,间多同品。相如完约,来秋进寺小住,闻之很是向往。”作为年夜藏书家,行到那里,皆要观书:“经楼庋龙藏全体,闻颇纯擅,不迭披阅。”华严寺藏经阁,www.ss858.com,不只藏有清雍正十三年刊本的《年夜藏经》一部,另有元人脚手本跟明朝刊本《册府元龟》各一部。《坤隆大藏经》又称清藏,是清朝独一卒刻华文大藏经。果奉雍正天子御旨而调查,每卷尾页又均有雕龙万岁牌,故别名《龙藏》。傅增湘不工夫细心拆阅《龙躲》,在崂山留下一个遗憾。而华宽寺正在随后的光阴中,等去了又一名名流——郭沫若。《册府元龟》经由郭沫若判定后,广为人知,现被青岛市专物馆收藏。